心怡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精选 > 详细内容
血色棉花 冬阳
发布时间:2018-1-24 22:23:21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 【】【

  伴随着拳打脚踢的扑通声,扇耳光的噼里啪啦声,妈嘴里、鼻里的鲜血喷到了我和妈的棉衣上。
  
  “妈!——”
  
  我吓得哇哇大哭,紧抓妈的衣襟,怕一松手就再也见不到妈啦。正在我哭叫无助,惊吓过度时,梦醒了。可我脸上布满了泪花,洇湿了妈给我做的新棉被。好在是一个噩梦,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此时,躺在暄腾腾的棉被里却再也无法入睡,鼻子一阵酸楚,往事历历在目。
  
  六十年代末,农村靠天收,农民缺吃少穿,村干部不抓农业建设,批斗会却斗个没完。紧锣密鼓,又开批斗会呢,少不更事的我,在妈耳边说“饿”,妈回我话时,村干部就吼叫:“老王家的在说什么,反了你啦!”妈据理力争,不顺从就是自找苦吃,于是就出现了梦中的那一幕。
  
  一向干净利落的老妈,再旧的衣服也要在棰布石上用棒槌捶展捶平,更不许衣服上有污点。如今怎能忍受衣服上的斑斑血迹?不用说,我花衣服上的小娃娃,也成了血娃娃;棉衣里仅有的白棉花成了血色的棉花。按照惯例,妈会立即拆洗的,可在那时,一切都无从讲究。挨饿的我随同妈被罚去棉花地里摘棉花,路上我和妈眼含泪水,使劲地揉搓着棉衣上的血迹,试图搓掉血色,搓掉屈辱,搓掉愤怒,还娃娃笑脸,还棉花清白。血淋淋的娃娃,血淋淋的棉花,晶莹莹的泪花!
  
  望着村里仅有的一块棉花地,白花花一片,一颗颗棉桃,生出一个个白雪公主,绽出一个个笑容,那笑容让我一下子聪明绝顶:我为什么要哭?流泪的心一下子懂事了。我给妈说:“我想藏点白棉花换掉血色棉花。”现在想来,其实是一个被吓坏孩子想忘记流血惊吓的一幕,但当时的我懵懵懂懂。妈却一脸怒色:“小孩子家瞎想什么呢,这是队里的棉花,又不是咱家的,想要就要呀!他们错了咱不能跟着错。”以后的日子里我看到棉花就想到了那一幕,想到妈的那句话,今天才知道,没有读过书的妈用行动诠释了“出淤泥而不染”这句话,妈虽然没有听说这句话。妈不识字,可妈会背“人之初,性本善……”,会背“洼洼地里好庄稼……”,且一字不差。
  
  就这样,夕阳西下,妈用笔直的腰杆背起一大袋雪白的棉花,在风中伛偻前行,晚霞铺满了半边天,黑一块红一块,似青面獠牙的怪兽,张着血盆大口,面目狰狞,狠狠地盯着妈背上的白棉花,让人害怕。更害怕的是,村干部说什么割“资本主义尾巴”。
  
  “长尾巴喽——”,阴阳怪气的喊声引出一阵哄笑,也引出了我的疑惑:妈背上一朵朵白棉花在阳光下怎么就成了一条条的尾巴?我瞪大眼睛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我知道了这不是什么好话,撅着小嘴尾随在妈后边。现在觉得,我才是妈的小尾巴。
  
  我身上的血色棉花,在狰狞的霞光中屈辱地躲在结了硬痂的花衣服下,抽抽搭搭……从此我不再说不该说的话。
  
  回家后,妈就拆开了我俩那血迹斑斑的棉衣,夕阳下白亮亮的棉片上一片片殷红,格外刺眼。它,见证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折射出时代的污点,人性的扭曲。妈用颤抖的手小心地揭下“挂彩”的棉花,揭下了我们身上的屈辱,试图找回失去的尊严。妈重新为我拼对了一身洁净的棉衣棉裤,里面是纯一色的白棉花。从此以后我再没有见过那血色棉花!那个冬天妈穿的什么,我浑然不知……
  
  风风雨雨几十年,而今我由“小尾巴”变成了知性妈妈,可妈总把我定格为那长不大的“小尾巴”,呵护有加。每次外出回来前,妈总是把我的铺盖在太阳下晒了一院子,虽然妈裹的是半大不小的脚,却脚底生风。早些年妈个头还算高,一样样的搭在院里的晾衣绳上,又一样样地收回,铺好,展平。妈是个讲究人,铺盖色彩的搭配,面料的选择,都必须入她的眼。于是,一床暄腾腾的铺盖散发着太阳的味道,恭候着风尘仆仆的我如期而至。每次我洗漱完毕,钻进暄腾腾的被窝里,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气,尽情享受着太阳的味道,周身的疲惫被满满的暖意融化着,含笑入梦。梦里总是看见丝丝缕缕的白棉花,从天而降,似仙女散花,在落我身上的刹那,居然戏法似地变成了血色棉花。
  
  就这样,妈习惯性的动作,惯性到九十岁。妈由原来的一米六八的大家闺秀变成了如今的一米五五的小老太太,可妈脸上总是写满慈祥,骨子里透着些许的贵气。伴随着妈那半大不小的裹脚,我不知道妈是怎样趔趄着、颤巍巍地举起那十多斤重的大铺盖。妈也因此认为自己有用,能让女儿嗅着阳光的味道,暖暖和和睡一觉,很有成就感。
  
  这种成就感,如同血管里汩汩流淌的血液,带着长辈的体温,无声地滋润着我,我的孩子,我孩子未来的孩子。
  
  儿子房间里,堆放着山包一样的白棉花,是妈给我儿子买的婚用棉花。那年,孩子才大三。“棉花你邮寄,小棉衣你得随身背着……”
  
  我那说一不二的妈,跟佘老太君一样,一边下令,一边从里屋抱出一摞摞叠放得整整齐齐的小棉衣,蓬松而有形的小棉衣!
  
  五颜六色,式样各异的小棉衣,让我目瞪口呆。五身十件,每件都是三表新,每身各不相同。和尚领的两身,西服领的三身。其中,带脚棉裤三件,不带脚棉裤两件;上下花色一样的四身,不一样的一身。
  
  最抢眼的是那身亮红底色上缀着的“小白桃”。“小白桃”错落有致,既不拥挤也不稀疏,似在红色的霓虹下跳着圣洁的雪花舞,绝不雷同。“小白桃”近观,好似小三角。远看,就像夏夜满天的星星,眨着调皮的眼睛,诉说着圣洁的童话。红白搭配本就很惹眼,妈还嫌不够夸张,干脆又将小棉袄的领子做成了纯白色的和尚领,白领上面又绾了四对红得发紫的“一字形布扣”,和原来亮红的底色有别,却很和谐,既醒目又美观。四对扣子暖暖地扣在洁净的和尚领上,有种让人默念“阿弥陀佛”的冲动!
  
  小棉裤呢,最逗人的是那对小脚。一根手指那么长,妈却做得有模有样。别看这小东西,不好做呢!先缝好小鞋底,然后再缝在裤脚上。如果缝歪了,既不舒服又不好看。这是棉裤的点睛之笔,我是领教过的,深有体会。可妈最拿手了,哪个都做得是周周正正,分毫不差,尽管如此,每每她还要把小棉裤摆放在面前,眯起眼睛,左看看右瞧瞧。那小脚丫是直上直下,看着看着,妈就情不自禁地笑道:“嘿嘿,多像里面的小脚丫往上一挑一挑地逗人乐呢!”
  
  白棉花以另一种色彩狂欢着,蹦跳着,温暖着!一看到五身小棉衣,妈就像看到了五个小婴儿,就像看到了她的第四代人,妈的眼睛里折射出无尽的喜悦,脸上绽放出慈祥的笑容。
  
  “妈!”我什么也说不出了。妈却平静地说:“我都九十多啦,说不定哪天我就“走”了,你上班那么忙,又做不好,到时候不作难?何况小孩儿穿年龄大的人做的衣服好啊!我现在手里也有钱买,不像你小时候,穿的是大人旧衣服改制的棉衣。”
  
  “妈,您别说啦!”
  
  “血浓于水”一下子占据了我思维的制高点,现代版的“血色棉花”!
  
  抬头望天,也是夕阳西下,霞光万丈,橘红色的霞光似一位老者,慈眉善目,微醉于西方的天幕,将夕阳融化为缕缕金光,驱散阴霾,驱散噩梦。

喜欢本文请关注微信号63474000,或扫描公众号



欢迎在下面给本文评论!遇到喜欢的文章,别忘了用屏幕右侧的小工具转载或分享到朋友圈哦!
本文网友qq交流群:392630794(文学-情感-人生)发表文章:文章投稿 说说心情(留言板)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90后,结婚时候有几个处男处女?  姐姐的爱情故事,我和堂姐的爱情  女人嫁什么样的男人喜欢男人的表现?
 为什么非处女不娶(勿谩骂)!!!  值得一辈子去爱的人  很长很感人的文章让我看了哭了
 上万人看了都哭了,为了孩子看完  男女都看好了,犯贱不该做的别做!  我太累了—如果我死了?
 说说80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与困惑  搞清楚这几个答案再恋爱吧  如果你看哭了,请写下你爱的人的名字
 80后的悲哀,悲哀时代,可怜的人!  一个男生写的、没有颓废抱怨消极  爱与被爱,爱的人与被爱的人....
 老公养了个坐台情人,拒绝过性生活?  100句让人心疼唯美伤感的句子  女人一生千万不要做的几件事
 说说990后的个性成长责任非主流  疼,一层层漫上来,撕心裂肺  深夜、一个人、一间房、一丝悲伤...
 70后的女人,妩媚,优雅,淡雅如兰  70后的我们都早已老去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那么
 “莫名”的泪,莫名的伤...  妹妹你是我的天使(看完泪崩)(1)  傻孩子要学着无所谓学着沉默...
 2007年日记 2006日记 2005年日记  2010年日志 2009日志 2008年日志  2004年的网络日记(记录生活)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上一条: 没有了          下一条:  礼物(文、申敏)
空文件